久久99亚洲网美利坚合众国|亚洲天堂一区二区|国产久9视频在线观看|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

<bdo id="uuwce"></bdo>
  •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  <input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input>
   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input>
   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  <object id="uuwce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strong id="uuwce"></strong></menu><menu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u id="uuwce"></u></menu>
    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   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    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    拂曉新聞網  > 汴水流韻  > 正文

    且說厚純

    2024-01-08 17:06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    喝酒之前的厚純,柔和;喝酒之后的厚純,狂野。酒前之柔和,有些過分,我看不慣;酒后的狂野,更加極端,我也接受不了。

    1983年,我跟厚純和時紅軍丁文保一起喝酒,酒局結束,夜已深,余興未盡,相邀到丁文保家里聊天。

    如此諸人的所謂聊天,其實吵翻天,比語速快,比聲調高,爭搶表達,像“命運亂奏曲”,江山相雄不相讓,形勢爭夸天下壯。

    鄰居夢中被吵醒,拍門抗議,要求降低聲音。我建議有序發言,每人每次發言不得超過五分鐘,我持手表裁判。如此堅持不到二十分鐘,厚純抗議:人活著就要自由,連說話都要被控制,被限制,不如讓他從窗戶里跳出去,摔死在樓下。

    他酒后癲狂,又距離窗戶最近,真的一激動過去跳樓也不敢說,我立刻同意放棄裁判權利。

    我醒來已是第二天中午,看他們三個蜷縮著擠在大床上拉鼾,高一聲低一聲,此起彼伏,使用的調式各有不同,獨厚純顯得癲狂且雄霸。

    又一次,閆姓朋友請客,我跟厚純外,還有位領導。喝到中間的時候,肚子里有了酒,厚純開始抗議那位領導,批評人家總是“端著”,累人,不爽。

    厚純喝點酒之后,喜歡“鬧場子”,說個幽默故事,表演個小節目,鬧得大家開開心心,快快樂樂。但是,如果有個“端著”的在場,他拘拘謹謹,豈能不累?還有,他喝多了,平時的“柔和”無影無蹤,成了變本加厲的“癲狂”,勢必要撻伐他看不慣的人事。

    客人尷尬,請客的老閆不忍,他跟厚純是好兄弟,便用批評厚純的方式給貴客挽回面子:注意影響,不要喝點兒酒就發瘋。

    這一句“批評”像點燃了炸藥引信,厚純的狂野爆炸了,跳起來,大喊大叫,且一下子掀翻了酒桌,大腳踩在桌腿上,嚎叫般朗誦: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……

    我把他強行拉出朋友家門后,他推開勉力攙扶的我,歪歪斜斜走到路邊的派出所門口,大聲喝道:里面有人沒有,給我出來!

    厚純喝問跑出來的警察:為什么不走出去巡街,看看街上是不是有小偷、有壞人,公安公安,公眾平安,你蹲在派出所,值的是什么班?

    他本器宇軒昂,兼之氣勢洶洶,警察不免有些嘀咕,沒有一定背景,誰敢在派出所門前撒野,遂放低了聲調,問:你是干什么的?

    厚純從口袋里掏出一個藍色的派司,大聲吆喝:我是省作家協會會員!

    那個時候,記者、作家似乎還有些威望,年輕警察見識有限,接過去會員證,見有照片還有鋼印,不想多惹事,還回藍色作協派司,便回辦公室了。

    我暗呼僥幸,拉他趕快走人。他不走,把派出所門口的牌子摘下來,跺了兩腳,狠狠然說:不跟民做主,不如賣紅薯!

    我們離開派出所,走了一段路,看到路旁墻拐有個用玉米秸稈搭建的臨時窩棚,很感興趣,湊過看,發現里面躺著一個乞丐,厚純問:兄弟,你睡著沒?

    乞丐說:沒。

    他回頭跟我說,你回家吧,我跟這個兄弟通腿。

    我說,別胡鬧了,你怎么能在這里睡覺?

    他說今天總算遇到了一個說真話、說人話、也沒有端著的兄弟,我得跟他好好地拉拉呱。

    一段時間,厚純熱衷寫小說。那個時候,“意識流”時髦,他卻總是寫土得掉渣的故事。還反復強調自己寫了小說:一定讀給拾棉花的老太太聽,她說聽得懂,“有趣有趣”;再讀給鄰居賣菜的大爺聽,大爺說明白,“不孬不孬”……其實是故意埋汰“意識流”的晦澀。

    我總認為他的文字,太“粗”,有“糲”人的感覺。若干年后,看到漢陵墓前的石雕,才明白所謂“粗”,其實是一種難得的美。如試將漢陵石雕打磨精細了,還有那種厚實樸拙之美嗎?西風殘照,漢家陵闕,還有文字的震撼力嗎?

    大概是為了換一種生存的狀態,過了些時日,他放棄寫小說,開始學習繪畫。繪畫的厚純,喝酒已經不再大醉,醉意都放置在畫中。他畫東西,比如老鷹,比如小雞、鱖魚,看形象,都是一副“千古恨,和誰語”的樣子??凑路ńY構,沒有背景,孤零零的,似乎天地間,此生靈乃唯一之存在。我油然想起來八大,想起來他翻著白眼的小鳥、在空白中努力掙扎的小魚……同時,也想起來福樓拜的那一句名言:好了,不要吵了,包法利夫人就是我!

    細細揣摩,原來他當年的柔和,是假的;當年的狂野,是假的,都是用來修飾真的。這種假越是昭彰,被修飾的真,越是鮮明。這個大概就是他柔和,我不喜歡,他狂野,我不喜歡,而對他整個人,我卻非常喜歡的原因吧?

    厚純就像一棵松樹,如果在山頂,他會成長為一株奇觀;如果在平原,他會成長為一株壯觀??上?,命運讓他生活在山澗的夾縫中,橫生的石塊,一擁而上,從各個方位壓抑他,阻擋他,侵犯他,欺凌他,使他變形了。好在他畢竟是一棵生命力旺盛的樹,雖然變形,卻保持著曲折向上的大樹造型。

    尹洪波

   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    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    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    <bdo id="uuwce"></bdo>
  •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  <input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input>
   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input>
    <nav id="uuwce"></nav>
    <object id="uuwce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strong id="uuwce"></strong></menu><menu id="uuwce"><tt id="uuwc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uwce"><u id="uuwce"></u></menu>